missing337

【双花】一个脑洞

乐乐和大孙都是外科医生设定。乐乐遇到了医闹,大孙为了帮乐乐挡医闹,手受伤,不能再上手术台,于是从百花辞职。乐乐一个人不敌微草,再次错失第一医院的排名(就像协和和华西),酒吧买醉,遇到孙哲平。
本来应该是个中篇or长篇,但是因为期末季忒忙。先扔个片断。

孙哲平到酒吧的时候,一眼就在混乱的人潮中看到了独自一个人的张佳乐。看着他走过来,张佳乐眯了眯微红的眼眶,皱起了眉,似乎在回忆他是谁,然后突然笑了,就像以前他们还在念书的时候,冲他傻乐,“你来啦?”那模无疑是醉了。
孙哲平极少见过张佳乐喝酒,从没见他喝醉。外科医生的手是世上最精巧的手,指尖上捻着的是生死的交界线,要稳如泰山才能从死亡线上抢回那一线生机。酒精误事,这个道理他懂,张佳乐也懂。不能饮,也要拼一醉,孙哲平不敢想他心里多难过。
“百花今年厉害吗?”“厉害,特别棒。”孙哲平回到,“嘿嘿是吧,我也觉得百花特别棒,也许你不走,我们就是第一了。”他看见张佳乐扬起了脸,眼底透着细碎的光亮,分不清是泪光还灯光。
可是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也许呢?孙哲平沉默的坐了下来,把他拽进自己怀里,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就好像很多年前他们经常做的那样,任由张佳乐大滴大滴的眼泪砸进他衬衣的领子里,从脖颈一路滑进心里。
对于他来说受伤了就是受伤了,他宁可一路走的远远的,记得他和张佳乐之间,他和百花之间最好的模样。他懂张佳乐的梦想,也懂他们之间尚未来得及滋长的爱情。他也想把百花建成最好的医院,他也想守着张佳乐看他在自己身边没心没肺的傻乐,但是终归他是不能留下的。那条荆棘丛生的路,他们只有并肩一程的缘分,到最后只能各自分奔。
手受伤后孙哲平从来没有怪过谁,他走的潇洒。这些年,为了还能再拿起手术刀的那一丝可能性。他一个人辗转在离中国千万里外的地方也从没觉得孤独。可是这一刻,他看着张佳乐悉心伪装的坚强在他面前崩塌的溃不成军。巨大的孤独突然如海潮般随着张佳乐低声的抽噎,一浪接一浪的打的他无法呼吸。他情不自禁的开始回忆,从他们在医学院的第一节解剖课,一起跟着老师上的第一台实习手术,第一次一起主刀手术,第一次面对竭尽全力也无力挽回的死亡,第一次看到闹事的家属患者丑恶的嘴脸,还有那把明晃晃的挥向张佳乐的刀…
孙哲平至今仍然不后悔扑上去提张佳乐挡了那几刀,他甚至有些庆幸,幸好张佳乐毫发无损。他不禁想,如果—如果医闹从来没有发生,他还能跟张佳乐并肩站在手术台,他们一定会把百花建成中国最好的医院。
百花今年会输,他一点都不意外。微草精通中西医的王杰希背后还有个号称治疗之神的方士谦,而张佳乐呢?张佳乐只有无尽的悔恨和伤痛,他把那些东西连同孙哲平还来不及实现的梦想一起打了个包,背负着那些坚强的向前走去。他很想跟张佳乐说,本不必如此的。可是对方在如此拼命的扛起的时候,他又怎么能告诉对方不必如此呢?(最后一句from原文)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