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337

吴邪生贺 江南下雨了 在你转身之后

江南下雨了,在你转身之后
我常常在想,要在怎样的江南三月西子湖畔用怎样的吴侬软语,才唤得出一声「吴邪」。我不知道怎样去定义这两个字,或许可以说深刻入骨的爱恋?我总觉得这样太肤浅。不为什么,因为他是吴邪,因为他在帷幕之内, 而我在帷幕之外,所以连喜欢都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薄薄的书页相隔出一整个世界,近到连他的呼吸的温度都停留在指尖,又远到相隔一整个无法逾越的次元。我只能在次元的这一边,借着吴邪的视角去临摹那一个世界的爱恨纠缠,牵挂羁绊.
看着他追寻那些谜题越陷越深,然后终于只剩他独自一人。七星宫前铁三角初次相逢。西沙海底二十年前的迷雾夹着谎言席卷而来。秦岭云横青铜诡秘人心难断。云顶天宫阴兵队列里某人回首而道的再见。蛇城险恶命格难测阿宁带笑而逝。西王母陨玉下长生纠葛一切又归于原点。张家楼中一曲泪洒绝处逢生。长白山茫茫雪寒仅剩一场经年之约。再到后来的西藏墨脱千里走单骑,怒海潜沙生死相搏命悬一线。
其中见证了太多第一次,第一次见你周旋在三教九流,靠着薄薄一张面具,支撑一方天地。第一次目睹同伴因为你而倒下,【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这句话恐怕已经成为你午夜梦回时逃不了的梦魇。第一次以吴当家的身份接手盘口,第一次学会处理背叛,第一次单独行动,第一次牵连局外人下水,第一次计划失败,第一次逼自己去怀疑周围所有人…
那么多的第一次,每一次都是褪层皮的痛,却也只见你默默承担。当初一路再怎样艰难,好歹还有那么多人拼了命护你天真无邪。可是到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只剩下一个人。想起以往铁三角在的时光,胖爷在就开心,小哥在就安心,就莫名心酸。吴小佛爷独自一人再怎么牛B的时光,也不及彼年,天真无邪。
我又想用无比骄傲的口吻宣布:我亲爱的小三爷终于还是长大了。比起每一次都被人保护,我想他更愿意自己去分担跟背负他的宿命。他要的从来就不是被所有人以保护的名义欺骗一次又一次,而是陪所有身陷这场谜题的人出生入死。天不天真又有什么关系,那样清澈的奢侈,你早就担不起了。我只求你好好的在帷幕之内活着,这就够了。我无法去体会你在张起灵进青铜门后有多煎熬,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的牺牲了最宝贵的东西,然后告诉你,要好好活着。你看,你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你连活的不好都是一种罪过。
沙海里的吴小佛爷可以以吴当家的身份摆平三叔留下的烂局。以老九门后人的身份与它抗衡。苦练身手,然后接受几千年的回忆。以仇恨为力量,算计人心,算计命运,不惜代价,只为还这场命局一个彻彻底底的结束。又有谁懂,小三爷那么强势的告诉张海客,【我不允许他们不让】背后到底背负了多少常人无法想像的东西。我想小哥纵使一世孤单如浮萍无依,到底还是幸运的,总有人乐意赌上一切,做他与世界的牵绊。我无力去推测这一路有多难,你越来越像三叔像潘子像花爷像黑爷像小哥,可是你独独不像吴邪了,所以才那么心疼。那个当初欢脱的小老板,每天就欺压欺压王盟,坑坑外行混水电费的小奸商,终究在这出大戏里一去不反。三叔说吴邪是这些人中最惨的亦是最幸运的,因为只有他有选择的余地,可是这种选择未尝不是一种煎熬,他根本不想做这个选择,所以他义无反顾的赌上一切,去破一场旷日持久的看似无解的命局。
然而我还是高兴的,小三爷骨子里的温柔,依旧如故。不管人心鬼神多么艰险。他还是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他心里还有那一份所剩无多的天真,吴邪在无路可选只有牵连无辜或不无辜的人时,他心里比谁都煎熬。他能做的只是不停的猜测各种可能,一一列举,演算出最好的那一种,步步埋局,尽最大努力,保那几个无辜的小鬼平安。即使在赌上那么多人的命运的局里,他依旧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了黑爷放弃计划。同伴二字的分量,在他心中,胜过所有。我不知道吴邪手上的十七道伤痕有多疼,我不知道我看到吴邪每一次把自己包裹在烟雾中有多疲惫,但是吴邪骨子里的有些东西,还有磨灭不了的印记。都说被时光推着走,走着走着便回不了头,到最后甚至我们会变成当初自己最憎恶的模样,可我看到的吴邪,一如当初。吴邪在选择注射费洛蒙时会来一句【所以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么?】在那几个被突然冒出的他吓傻了的小鬼面前,二缺的来一句【众爱卿平身】那些熬夜的晚上,隔着屏幕看到的几句久违的神吐槽,也足已让我脑补吴小佛爷气场十足的挑眉,不怒自威,然后属于小三爷的那一部分默默的在心里狂笑的场景。这么多生死攸关的场景,也依旧乐观,让我觉得心酸里面还尚存一丝欣慰吧。真是应了三胖子说过的,【这世间只有一个闷油瓶,没了他大家过的都很艰难】。只是,就算世界在小三爷的对立面又怎样?杀神遇佛杀佛,没有人可以阻挡你结束一切,没有人可以把你彻底改变,we are against the world ,就算在绝境里也要吐槽吐的漂亮。
吴邪在我深爱的那个世界教会我什么叫兄弟,什么叫勇敢,什么叫承担。三胖子在访谈里面有句话说的我很感慨。【男人不需要同情和眼泪。】我亲爱的小三爷,在你掉下悬崖的那天,我才真正懂得,你是怎样的吴邪。不是那个天真无邪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不是需要别人严丝合缝的保护的弱小白,不是没用的只会撒娇卖萌人妻吐槽炸毛的嫂子,【那些同人里面的描绘,从来都只是披着吴邪名字的另一个人】那都不是你,或者太片面。
你是吴邪,身高181,智商无敌的吐槽无下限卖萌有内涵的小三爷,浙大建筑系高材生,是身手略弱可是面临险境从来都能冷静的找出路,分析凌乱琐碎的线索也能掌控局面的吴邪。是一声兄弟大过天的铁三角的小天真。就算后来这怒海潜沙一路不曾有托付,就算生死皆是豪赌,可是小三爷赌上一切时那种决绝中的勇气依旧可以照亮前路。一条属于吴小佛爷的路,没有张起灵没有胖爷没有花爷没有三叔没有潘子,却做到了他们都不曾做到的事。
吴邪,这是你逃不开的局,也只能由你亲手结束这一切。看着你经历这一切,开场有多热闹,结尾就有多冷清。所以才那么心疼,心疼一个如邻家哥哥的普通人,背负起属于他的,不属于他的宿命。但是也别无选择,毕竟所谓成长就是逼着你一直向前,踉踉跄跄的受伤,跌跌撞撞的坚强, 而这本书的主题,恰好就是就是成长。不论是哪个时间的你,我想我都是爱着的,并且深深为之骄傲,这才是是有资格被我称作男神的人物—不论鬼神人心再怎么可怕,还好你在时光中,一如初见。
三叔说结局你虽然回不到当初,但是人生总是向前,未来未必不是好时光。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你会不会明白,你曾经怎样参与过一群人的青春。你会不会明白你曾经又怎样惹的一群人对着手机,泪流满面。你在这场戏里不算是最夺目的那一个,却是以最普通的身份,演绎了我们青春里最冒险的那一场梦境。所以,我亲爱的小三爷,若你在未来看到,请告诉我,三月的西子湖畔,莺舞柳畔白沙堤处,是不是,故人归来,春光正好。
西湖侧畔记残柳,
相思无处安红豆。
隔世经年若相问,
生死一路复相随。
倾尽此生不得悔,
待到离人归家时。
何惧长白茫茫雪?
千里逢迎,
不诉衷肠,
不泣离殇。

后记:对于吴邪并非是一开始就是最爱,但是喜欢的感情却是一部一部慢慢积累。大概于我来说,吴邪已经是心口的一点朱砂,在很多很多年后当盗墓的时代已经过去时,依旧新鲜。我再也不曾在任何小说中发现这么生动的角色,似乎你翻动书页就能听到他的嬉笑怒骂,插科打诨。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陪我走完这一段几乎囊括我一整场青春的路。再也不会有这样一本书可以让我在大街上毫无形象的哭到泪流满面,或者在某一个瞬间笑到气都踹不过来。不论是盗墓或者吴邪都承载了太多,对于很多人这都不仅仅是一本小说,是我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全部的课余生活,也因为吴邪因为盗墓认识了太多基友,收获了太多相同的感情,这是我曾经最放肆最温暖的一段旅途。我至今仍记得每个月初买到超好看的激动,记得三叔初宣布封笔时我对着微博哭的泣不成声,记得再战燃王为小哥刷票的心潮澎湃,记得每个晚上用手机刷出两章沙海,从题海中找到一点点安慰的感动……所以格外珍惜。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所以小三爷我还有漫长的许多时光去等一个关于你的圆满。纵使相隔一整个次元,你依旧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我尽管知道你不过生日,却依然选择在这一天告白,在你掉下悬崖的第 306 天,我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用最笨拙的言语,祝男神生日快乐。更祈祷结束这一切以后,你的余生在我触摸不到的地方,平安喜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