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337

【双花】千里快哉风

一到考试月就文思泉涌,想摸鱼的毛病好不了了。双花武侠pro,大张佳乐x幼年孙哲平。
其实双花也是一个年下的CP啊!
--------------------------------------分割线
张佳乐外出归来进了谷,拎着一袋子的小玩意,一边掠过那片桃林,一边提气传音,不过刹那边到了平日里起居的竹楼。还未曾刹住,身边便熙熙攘攘的聚了好些人,叽叽喳喳的围着张佳乐说个不停,这个问大师兄上次应了我的泥人,那个问师兄之前说过的孔雀翎毛,那个笑着讨上次张佳乐带回的鲜花饼…一时间热闹非凡。张佳乐左手搂一个,右手抱一个,摸摸这个,捏捏那个,好不容易把师弟们都哄的开开心心,拿着礼物回房去了,张佳乐长舒一口气,四处一打量,倒是没见孙哲平。屏息凝神细听了一阵,发觉孙哲平躲的远远的,在竹林中练剑。飒飒的劲风裹挟着剑意倒比平日里杀气更盛。
张佳乐心里暗叹一声,不禁发愁自己不知哪又招了这位小祖宗。门内弟子都爱唤他师兄,唯独孙哲平任他威逼利诱打死不肯开口,直叫他姓名。张佳乐这次出门前应允内给师弟们捎带些好吃的好玩的,其他人都欢呼着嚷自己要什么,唯独他不肯开口,板着一张还没有长开的小脸,说我盼你早日回来。
张佳乐是何等通透的人,前前后后连起来一想,心思一转便明白,师弟这是别扭上了。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喜欢的人和事都得全占了,还得通天彻地就独他一份,若是旁人也有的,他便负气宁可不要了。张佳乐到底是锦绣丛中长大的小少爷,阿爹阿娘宠他颇多,弄的他五六岁时也是这般骄纵的性子。想通了他倒也不恼孙哲平,只觉得这师弟忒好玩,这脾性竟比自己当年还要再冲上三分。
张佳乐眯眼笑了笑,眼波流转,少年风流的意气跃然眉间,起身拍了拍自己锦缎上的灰,心道小兔崽子,你师兄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还怕收服不了你了?
纵身几个轻跃便到了竹林里,孙哲平动作未停,一招一式之间,带出凛然的剑气,刮的他露在外的皮肤都有些做疼。张佳乐站在竹上,打量着孙哲平,只觉得孙哲平天分极高,又刻苦,小小年纪竟然也舞的像模像样。张佳乐心想得趁这几年好好欺负欺负这个师弟,不然再等几年,怕是要打不过他了。张佳乐瞅准机会便向下一跃,孙哲平尚未及反应,腾挪之间,便让张佳乐踩在了剑尖上。张佳乐还颇为骚包的做了一个白鹤亮翅的动作,孙哲平被他吓的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由白转红在由红转青再仔细看去还有几分黑气。孙哲平反手一挑,这一下力道极大,又来得突然,饶是张佳乐也能顺着力道朝后退跃,尚未稳住身形,下一剑的剑风便扫到了眼前。张佳乐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形象,一下就地打了个滚,风流倜傥之意也跟着这个滚在地上碎的一干二净,索性就屏住了呼吸躺在地上装死。孙哲平本备好了下招半天也不见张佳乐起身,一下也有些慌,扔了剑就急奔过来查看,刚蹲下还没来得及搭上张佳乐的脉。张佳乐一手扣住孙哲平的手腕,反手一剪,再顺势一拽,一个鲤鱼打挺便骑到了孙哲平身上,手肘压着孙哲平的胸膛,挑眉冲他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服不服?想干翻你师兄,还得差的远呢。小小年纪就知道打打杀杀成何体统?目无尊长,以下犯上啊,师弟。”
孙哲平被他压得死死的,想挣扎也动弹不得,翻了个白眼给他,别过脸去不看他了。张佳乐见孙哲平真有几分恼,也知道见好就收,自己先起来,然后伸手将孙哲平也拽了起来,拍了拍土他身上的土。取出怀里包好的糖塞进了孙哲平怀里,孙哲平大窘,“张佳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拿我当小孩子看!我不吃糖!”张佳乐笑眯眯的看着他,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道“行啊,我们小师弟出息啦,等你哪天比师兄高了,师兄就不给你买糖了,换你给师兄买。”说完眼疾手快的拆了一个糖,掰开孙哲平的嘴丢了进去。孙哲平挣扎着提腿去踹他,却被他手给按在原地,小短腿怎么也踹不上,委屈的咂吧咂吧嘴却发现这哪是糖,这是一串糖葫芦拆成了单个。顿时气消了大半,心知多半是张佳乐见他在南疆待着,山遥路远,怕他想念京城,特意寻了这京城小吃来哄他高兴的。吮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含含糊糊的冲张佳乐说原谅你了。
张佳乐一听也乐了,说小兔崽子,师兄对你挖心掏肺的好,你倒好。见了老子二话不说就开打,为了给你买那糖葫芦老子跑了十八条街也捞不着你一声谢,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张佳乐说完捡起地上的剑,还到孙哲平手里,趁孙哲平不备,狠捏了他脸一把,腾的一下跳开数丈之远,声音从远处传来“我走啦,师父还等着我复命呢。”
孙哲平含着糖葫芦看着张佳乐腾空掠走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来那日临的字帖—【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那时候的孙哲平不屑的哼了一声,心想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一天我能赢过张佳乐,比他厉害,比他飞的快,然后呢?然后带他去买糖葫芦。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