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337

【双花】回头却不是从前

山东卷摸鱼,回头却不是从前。落花狼藉x百花缭乱

十三赛季,霸图夺冠,张佳乐手握一个世界冠军,一个十三赛季总冠军,结束了漫长的十年荣耀历程。百花缭乱,一冠封神。
1 霸图主城
百花缭乱躺在霸图主城的露台上,一身熠熠的光芒,温柔的包裹着荣耀第一的弹药专家。他拿着一瓶烈酒,无声无息的在露台上发了很久的呆,从站着到坐着,从坐着到躺下。
外面是喧闹的人群,熙熙攘攘的庆贺着霸图来之不易的冠军,有人高声呼喊着百花缭乱,有人接过去回应,一冠封神!然后烟花倏的在天空中炸开,glory,一个金色的灿烂到极致的光圈,在下一秒变幻称为更为绚丽的颜色,像盛放的千万朵繁花。
百花缭乱恍惚的看着满天的烟花,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血管里流淌着奔腾着灼热的酒精。只要一点星火,整个人就能炸开。他隐约记得,这样好的烟花,他之前是见过的。大片大片的,盛开在茫茫的荒漠,夹杂着血色的浪漫,足够把天幕都染红。对,西部荒野。
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一路飞奔着,好像要去赴一场重要的约会,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没有邀约,没有人会来,也没有人在等待。

2西部荒野
落花狼藉靠躺一块巨石,揽着一壶酒,看着这里的荒漠草原,月色里,一切都有种说出不的冷清。他一个人在那里靠着,无知无觉,静默的变成了茫茫荒漠里的一块石头,一粒沙子。他知道,在地图的那一边,霸图的城区一定热闹非凡,沸反盈天。胜利的滋味一定是美妙的,他想,百花缭乱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他举起酒壶,冲月亮扬了扬,无声的祝福湮没在寂静的荒野。

3
百花缭乱许久都没有踏足过这片土地了,他茫然的打量着四周,酒精让他的思维模糊。他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什么也没有。他茫然的跌坐在沙地上,夜晚冰冷的沙砾,让他清醒了一点。他突然无声的笑了,然后越笑越开心,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撞到了一边的石头。他看着满天的星星,觉得缺了点什么,于是自顾自己的摸出来一打的弹药,自娱自乐的放起了烟花。

4
落花狼藉是被烟花的光亮惊醒的,他看着不远处的人,微微眯了眯眼,得出了一个不敢相信的答案——百花缭乱。他静静的看着他在不远处,像一个孩子一样自娱自乐的送了自己满天的烟花。没由来的,想起了初见。狂剑士—落花狼藉,弹药专家—百花缭乱,还有他们的—繁花血景。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而今,西部荒野,物是人非。

5
百花缭乱的烟花放完了,他满意的拍了拍手。回头,却看到落花狼藉在巨石旁静静的看着他。他更加确定自己一定是醉了,不然怎么会这个时间,在这里看到落花狼藉。他高兴的想,酒真是个好东西,想要的,在梦里居然都能看见。毫不犹豫的,他欢快的朝着落花狼藉奔去,结结实实的撞击了落花狼藉的怀里,被强大的劲道撞的头晕眼花,也紧紧的抱着落花狼藉不撒手。
落花狼藉有些好笑的看着平时那个拉风帅气的弹药专家迷迷糊糊的样子,知道他是醉了,一手搂着他的腰,开口调侃,“还认得人吗,见人就瞎抱。”百花缭乱一巴掌呼在他厚实的背上,“废话,你就是化成灰了我也认得出来。别说话,让我抱会。梦里你都不消停。”
落花狼藉颇有些无奈的回到:“都封神了,还跟幼稚的小孩似的,你这些年,当真是一点没变。”
百花缭乱红着眼睛,似哭似笑,“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说好的一起来个组合,一起封神,你他妈倒好,说变就变,说走就走啊?看看,看看,没有你,老子也一样封神了!”
落花狼藉闻言笑了笑,举起手温柔的揉了揉百花缭乱的头发,低头打量着怀里的弹药专家,看着他周身的光芒,他在心底默默的问自己羡慕吗,羡慕啊。遗憾吗,遗憾呀。可是再遗憾,人总是要继续往前走的。他坦诚的回答:“真的很了不起。”
百花缭乱一听乐了,说“跟你在一起组队这么多年,好难得听你夸过谁,我是第一个吧?”傻乐一会,又自顾自的叹了口气,“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可是我一直以为,我会跟你一起封神的。我们会建立起真正的,一个百花盛开的王朝。”“落花狼藉,”他低低的喊了一声,带着点呜咽和委屈“我封神了,我是世界冠军,我站在荣耀巅峰了,可是为什么站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呢?”

落花狼藉拍了拍百花的肩膀,无声的传达着安慰。“mater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不能跟你把繁花血景铺满荣耀,我也很遗憾。看我们都有了新的搭档,各自为战,我也很遗憾。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能见证你的成就。”

落花狼籍没有在往下说,另起了一个话题,“封神了,一叶之秋叫斗神,王不留行叫魔术师,一枪穿云叫枪王,夜雨神烦叫剑圣,大漠孤烟叫拳皇,你要叫什么?”大概是话题转换的太快,百花缭乱愣了愣,接了一句“花王?”
落花狼藉大笑起来,笑声在旷野中传出去很远,等他笑够了,百花缭乱已经有几分恼了,没好气的瞪着他,说那你说我叫什么?落花狼藉想了想,理直气壮的说“我不知道啊。”百花缭乱一个白眼翻过去,说“那你还好意思笑。”
落花狼藉满不在乎的回答到,“这些虚名都不重要啊,反正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荣耀第一的弹药专家。”

“百花,你的冠冕呢?”落花狼藉突然反应过来,百花缭乱身上是有着封神的光芒,可是他的头上还是空落落的。“为什么不让你的队长,大漠孤烟为你加冕?”百花缭乱神情严肃的望着他,这个新晋的王者,正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的队长也许会有很多,但是能为我加冕的,只有你一个。”百花抬手把一身的光芒都收成一团,放到了落花狼藉眼前,郑重的行了一个礼,“我的队长,请为我加冕。”

落花狼藉看着百花缭乱的眼睛,那里面有着一片广茂无垠的沙海,盛开着血色的荆棘玫瑰。落花狼藉小心的接过收成一团的光芒,然后幻化成了荆棘玫瑰的皇冠,小心的放到了百花缭乱头上,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抱歉没能跟你一起封神,很抱歉我没能让这一天来的更早一点,但是荣耀的路还很长。百花,我新的master也很厉害,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封神。那一天,将由你来为我加冕。”
落花狼藉退开一步,单膝跪地,虔诚的在他的弹药专家的手背落下一个吻。像忠心的骑士宣誓将永远守护他的君主。

“走吧,百花,回霸图去吧。他们在期待着他们的君王。去给他们看看你的冠冕,去把你的光芒印刻在荣耀的历史上。”

既然回不到从前,那就一起期待那个还有未知的,尚且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吧。

评论

热度(14)